分类目录归档:幻觉

Between Truth & Illusion – Memories from “The Longest Journey”

(Cortez at the gallery)
(科特在画廊里)

Cortez:About time you showed up.
科特:你来的正是时候。

Ryan:About time? I spent more than…
莱恩:正是时候?你知道我是费了多大劲才…

Mira — this painting, right here. Look.
看——这幅画,这边这幅。你看看。

Why?
You brought me all the way down to here to look at a painting?
为什么?
你把我大老远的叫过来就为让我看一副画?

继续阅读Between Truth & Illusion – Memories from “The Longest Journey”

Floex – 机械迷城访谈

本文翻译自Floex Blog
原文地址:http://floexblog.tumblr.com/post/273298768/machinarium-rozhovor-machinarium-interview

以下问答摘自俄罗斯杂志关于机械迷城(Machinarium)游戏配乐对Floex的采访。

你从什么时候起决定作曲,为什么?或许你可以回忆起一些儿时关于音乐的记忆?

我想实际上从儿童时代我就开始对音乐有些疯狂。家里有老式录音机和一些磁带,我可以花上几个小时一边听音乐一边跟着跳舞,用乒乓球拍假装吉他。我和哥哥经常开这种演唱会,但是他很快就会觉得无聊,而我却一直乐此不疲。.-)

后来我想学点乐器,由于我有过敏,所以父母希望我学吹管乐器。当时我想学萨克斯,但我记不清萨克斯这个乐器,所以误选了单簧管。直到现在,它都是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乐器。或许正因如此我的音乐风格不那么爵士而偏向电影配乐…

我要提到汉斯·季莫。他为电影《Thin Red Line》制作的配乐让我对影视音乐领域大开眼界。我经常回过头来聆听这一特别的专辑。

那么,问个比较俗套的问题…当然我们肯定你在创作中的自由发挥,但你在预制阶段有没有从Jakub Dvorsky受到什么灵感或启发?他对配乐的视角和你最终的作品契合度有多少?有没有Jakub需要让你重做的曲目?

我一直在寻找音乐正确的“面目”特别是最开始时。有过一些尝试和错误。主要是因为我想要多一些旋律性的东西。一些人们喜欢的,具有简单音调的东西,不止是游戏背景音效。

作为配乐当然需要更加抽象,给画面留出足够的空间,同时要保持在多次重复的情况下不会让人生厌。所以我一直尝试在抽象和旋律中寻找音乐的平衡点。

与Jakub得出的共同结论是音色基调是:生锈、有些肮脏美学的感觉。比如合成器,它很明显是连接机器人世界的乐器。这些音色并没有被抛光润色,有些复古甚至嘈杂。我还从朋友那里借来一些老式合成器,比如罗兰SH01,还有传说中的Korg MS10.Jakub经常会给出一些好的意见,这对于配乐制作尤其是初始阶段是非常重要的。.-D第一首无疑是最辛苦的一首,因为它就像是对整体风格的一种定义…有时候很难为某一场景找到正确的氛围。记得我在第二关费了很大周折,看上去很轻松,实际上在找到正确感觉之前,我已经做了5首不同的备选…

Jakub只驳回了一首,就是“game place”之前一首作品。我想使用那首“Gameboy Tune”,但他发现那首有些不合,太快了,舞力十足。

告诉我们一些你的作曲流程吧?比如你从何处着手打草稿?

 这个问题三言两语还真的很难讲清楚。但总的来说,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想象力本身。要能够深层次地想象出你想要的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和样貌。我想说的是并非具体实际音调,更重要的是音乐本身看上去和感觉是怎样的。这就是我在做去最初甚至碰乐器和乐谱之前需要把握的。对于我来说这是个比较好的方法,因为这样一来我就知道接下来应该往什么方向发展。另一方面,对于音乐本身,我认为它是一种奇特的流体,或是一种未知的语言,用它来和自己的情绪、能量产生互动。根据我的经验,一旦你想要用具体的意图去抓住它,那么事情往往会比较糟糕。
你使用什么软件与硬件?你会哪些乐器?在你做机械迷城配乐的时候可曾寻找过一些新的VST插件或乐器?
目前我使用Apple Logic.我的音乐经常有很多实验性的音色,所以我要提到一个比较重要的软件就是Max/Msp.这是一种面向对象的编程语言。你可以用它创造你自己的音色。我在布拉格视觉艺术学院就读时学习过这个软件。起初我用来做一些装置互动与现场演奏,后来我发现我甚至可以用它来写自己的音频插件。我写了一些Pluggo插件,在我很多作品里都有用到过。但由于我的编程水平有限,因此经常要和各种bug做斗争。总而言之,我很郁闷的是Cycling 74团队决定放弃对Pluggo的开发……(译者注:欢迎加入Ableton Live大家庭)
另外我的工作室里有一些重要的声学乐器。钢琴、单簧管、卡林巴、钢片琴、手风琴、口风琴等等……
我还有一部Korg Z1,很有机械味道,你可以通过拧各种旋钮找到十分有趣的音色,同时这些音色有些老旧,所以我经常可以从中找到一些破坏性的或者有点脏的音色……
对于各种插件,我喜欢关注领域里的一些创新,我比较喜欢免费插件,比如Smartelectronix – 我觉得它对整个电子音乐都具有影响力..
在机械迷城配乐发布之后,很多人问我用了哪些具体的合成器和软件。但对我来说那些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要将多个环节进行组合,比如插件链、计算机或者编曲软件之外的一些工夫,比如后期调整和修饰。原始素材很简单,就像正弦波,我最喜欢的音源,通过一系列效果器比如Frohmage,而后产生出全新的色彩。
机械迷城的配乐当中,你自己最喜欢哪些作品?
 
这些作品的情绪我都很喜欢,或许更喜欢那几首忧郁的……比如“Glasshouse With The Butterfly”,”Elevator”,”Castle”和”Clockwise Operetta”.
你平时玩电子游戏吗?当然,不止是Amanita Design出品的。可否告诉我们一些对你的音乐有影响的电子游戏,你喜欢的配乐或者音色。
我不怎么玩游戏。
主要是因为时间和屏幕。正因如此我甚至连电视也没有。因为我大多数时间呆在工作室里整天对着电脑显示器,我不想在业余时间里再从屏幕里找乐趣。但通过机械迷城和Jakub,我很高兴看到一些新的有趣作品,比如Keita Takahashi – Noby Noby Boy.或者艺术游戏Blueberry Garden,这个游戏是通过Bradford Festical认识该作者Eric Swedang之后接触到的。我还很喜欢PS2上的小小星球,因为它非常有创意。
你希望和哪些作曲家、音乐家、演奏家合作?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随着年龄增长,自身的水平提高非常重要。我有幸遇到一些很棒的音乐人。另一方面,我上面提到的一些高人,如果能有幸和他们进行合作将会是非常棒的事情,哪怕是进行一次愉快的交谈。
Lusine,我最喜欢的音乐家之一,几天前在Brno演出。不巧的是我刚好在另一个地方演出没能见到他,非常令人遗憾。有机会想跟他一起喝杯啤酒什么的:D
最近有什么音乐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吗?
我对音乐较为挑剔,不过一旦发现感兴趣的音乐会非常着迷。最近我听了很多Grizzly Bear 的作品。我在Pitchofork.tv上听了他们的现场演出,简直着了魔。或许是因为音乐和空间的互动,音效非常棒。然后我找了他们的专辑来听。
我的一个偶像Arve Henrisken最近在布拉格演出,和Jan Bang一起。我想说的是,那场演出真的是至今为止最让我感动的一场。对于我来说他是个非同寻常的存在,他的音乐非常有创意和灵感,并且内涵深刻。

《Breath of Light》配乐创作与音色设计

11069264_1563395787253497_110131426348389570_n

作者:Matt
原文:http://winterparkmusic.com/category/production-tutorials/
译文:Aquoibon

几个月前,我为IOS上的一款唯美的冥想解谜游戏Breath of Light进行了配乐创作及音色设计。

Breath of Light是由Melbourne游戏公司旗下Many Monkeys工作室开发的解谜类游戏,需要一定时间上手和精通,由于游戏节奏舒缓无需急于冲关,因此需要能让人沉浸其中的冥想背景音乐。

游戏界面类似禅意花园,玩家需要在空间中移动物体让能量在莲花间相互传递。游戏设定了春夏秋冬4个季节,难度随关卡逐渐增加。

每个季节拥有各自的主旋律,由若干loop进行组合,同时根据游戏进程进行展开。

在开发的早期阶段,我们决定将UI音效加入到背景音乐的乐谱当中。我们制作了许多随机音色,并将每个物体在游戏中的运动与这些音色进行了关联。这些音色又基于每个季节的主旋律,这就可以根据用户在游戏中的每个动作产生能够互动的背景音乐。

在开发背景音乐的过程中,我使用Ableton Live制作了一套可用来演奏的Live Set,并为工作组成员演示了Demo曲,介绍背景音乐是如何与UI相融合的。使用Drum Racks加载UI音色,并用Scenes为游戏各关卡分配不同的Loop组合。

screen-shot-2015-03-25-at-10-49-30-pm.png (1724×1234)

当所有音色敲定之后,我就将制作好的Live Set中每个季节录制成背景音乐。录制过程中运用Max For Live的Dub Machines插件和“Magnetic”、“Diffuse”效果器为音乐增加了更多的动感和流动性。

以下是Breath of Light各季节的原声音乐,你可以从Bandcamp免费下载。

清醒梦

定义:

清醒梦(Lucid Dreaming是在意识清醒的时候所作的,又称作清明梦。清醒梦跟白日梦并不相同,清醒梦是做梦者于睡眠状态中保持意识清醒;白日梦则是做梦者于清醒状态中进行冥想或幻想,而不进入睡眠状态中。清醒梦一词首先由荷兰医生Frederick Van Eeden在1913提出。在清醒梦的状态下,做梦者可以在梦中拥有清醒时候的思考和记忆能力,部份的人甚至可以使自己的梦境中的感觉真实得跟现实世界并无二样,但却知道自己身处梦中,清醒梦者亦能记忆大部分各个不同清醒梦之世界与情境。(摘自维基百科)

清醒梦训练法:

清醒梦通常发生在一般梦境中。一旦你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梦境里,你将可以控制梦境。这是清醒梦的关键所在。

Step.1 白天时,反复问自己“我是在做梦吗?”进行一些真实性测试,不管你是否记得。通过反复练习,你将自动记住并在梦中实施这一测试。

 

Step.2 坚持梦境笔记。这恐怕是走向清醒梦最重要的一步。将笔记放在枕边,醒来立即进行记录。或者你可以放一个录音设备,以便更轻松地记录梦境。这有助于使你认清自己的一般梦境元素(比如以前认识的人,特定的地点等等),并且告诉你的大脑:你在很认真地回忆梦境!这也有助于使你认识你梦境中独特的事物。你将能够识别你自己的“梦境符号”。这些符号就是经常在你的梦境中出现的事物或情节。

Step.3 掌握清醒梦的最佳时机。你当清楚自己的睡眠流程,你就可以整理你的睡眠模式,促使清醒梦的发生。

    • 研究表明,早晨醒来之后再小憩一下,这期间清醒梦会比较容易发生。
    • 清醒梦与REM(快速眼动)睡眠有着很强的关联。REM睡眠在真正醒来之前比较频繁。
    • 在睡眠过程中,梦境的周期通常在60分钟以内(Weiten Psych book 2004)。如果你正在练习梦境回想,试着在某一周期之内醒来或许会对你有帮助(被打断的梦境一般都是我们所能记住的梦境)。

Step.4 尝试Stephen Laberge的清醒梦记忆推导法(MILD:mnemonic induction of lucid dreaming

    • 设置闹钟,分别在你入睡4个半小时、6小时、7个半小时后叫醒自己。
    • 当你被闹钟叫醒,试着尽可能详细地回忆刚刚的梦境。
    • 当你回忆的足够清楚后,回到刚才中断的地方,想象自己还处于前一个梦境中,让自己清楚这是在梦里。对自己说:“我知道我在做梦”或者类似的话。持续这样做,直到你感觉到“下沉”,然后进入睡眠。
    • 如果在你试图入睡的过程中有随机思想跳出来,重复想象自我暗示部分,然后再尝试入睡。即使你觉得这一过程花了很多时间也不要着急。花的时间越长,下沉的越深,清醒梦的发生会越容易。

Step.5 尝试清醒再入睡法(WBTB:Wake Back To Bed)

    • 设置闹钟在入睡后5小时叫醒自己
    • 进入睡眠
    • 醒来后保持头脑清醒明朗一小时时间
    • 继续返回睡眠并使用MILD法

Step.6 尝试清醒诱导法(WILD:Wake-Induce Lucid Dream)大致意思是:当你进入睡眠时带着自己的意识,直接进入REM睡眠并开始清醒梦。

    • 试着冥想,进入沉静且专注的状态。你可以尝试数着自己的呼吸、想象无限上升/下降的阶梯、坠入太阳系、进入一个完全隔音的空间等等。
    • 进入边缘睡眠的简单方法:躺在床上,将意识集中在后脑触及枕头的部位。等待自己内心声音的静默,然后想象自己沉入枕头里,直到你的身体开始进入睡眠。此时切换你的意识,让意识脱离体外,并牢牢抓住自己的意识。做到这一步表示你的身体已经进入睡眠,而你将步入清醒梦的世界。
    • 听着西塔琴的节奏容易让人进入REM睡眠。
    • 请查看文章底部的警告,非常重要。

Step.7另一个整体“梦境意识”的方法是冥想钻石法,这一方法可以称得上是清醒梦学习的捷径。

    • 当你冥想时,试着将你的人生可视化,把现实和梦境的画面投影到一颗钻石的各个表面。有人称这颗钻石为宇宙、荒神甚至是“你的灵魂”。这里的重点是认识到你的一生都在此刻同时发生。只是我们的感觉把梦境整理成线性或者“时间性”的顺序。所以就像钻石一样,每个面所发生的单独经历都和其他面的事情同时发生,“梦境体”也是如此。这一方法也叫做“远程观察”。这一方法只是对意识进行了一个微小的转换。

Step.8 试着在手心做个标记“A”(代表Awake,清醒)。在你醒着的时候每次看到手心的”A”就问自己是醒着还是在梦里。总有一天你会在梦里看到这个“A”并进入清醒梦。

Step.9 养成现实测试的习惯。每当遇到不寻常的事情、失望、困惑的时候,进行3次现实测试,这一习惯将会带入到梦境中。在梦中测试会告诉你是在睡梦中,从而进入清醒梦。为了在梦中记住现实测试,你需要在现实中养成习惯。现实测试的一种方法是:寻找梦境符号(梦境中经常出现的元素,请在你的梦境记录中寻找),或者现实中不会存在的事物。找到梦境符号后马上进行现实测试。一旦养成习惯,你将会在梦境中进行现实测试,然后得知自己是在梦里。频繁的现实测试可以使梦境稳定。这一方法也叫梦境诱导法(DILD:Dream Induce Lucid Dream)。包括以下步骤:

    • 盯着电子表的数字看其是否静止不动
    • 盯着一个字,然后望向远处,再转回来看这个字是否有变化
    • 开关电灯开关
    • 照镜子(梦境里你的映像经常会模糊甚至根本没有映像)。然而你在镜中的映像可能会非常恶心,吓得你做噩梦。
    • 捏住鼻子进行呼吸
    • 看着自己的手,问自己:“我是在做梦吗?”(在梦里你可能会看到多于或者少于5个手指)
    • 跳跃,梦中经常会飞起来。
    • 戳自己,梦中身体经常会变得有伸缩性。可以试着拉长自己的手指。
    • 试着倚靠墙壁,在梦里经常会陷入墙里。

Step.10 延长清醒梦:在梦中旋转身体或向后倾倒(延长REM猜想),并且摩擦手掌(避免让自己有躺在床上的感觉)。旋转时请小心。提醒自己即使在旋转或倾倒时也是在梦中,这样你会发现当你停止旋转或者触及地面时你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不然你将脱离清醒梦。如果你发现梦境动摇或者即将淡出,请望向自己脚下,将自己周围可视化,提醒自己是在梦中。

Step.11 回顾梦境记录上曾经做过的梦。如果你注意到自己梦境的格局,你会发现你的梦境符号,或在梦中经常出现的特定事物。这就像你的梦境的后院,或者说梦境的偏好。养成习惯,每当发现梦境符号时进行梦境测试。最终你会在梦中见到梦境符号,然后进行测试,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附:
手掌观测法改良版

 

1.每晚睡前坐在床上花一分钟时间进行放松。盯着自己的手掌看30分钟,反复对自己说”我会梦到”“你自己的梦”。

2.重复这段话“我会梦到“你自己的梦”并同时看着自己的手。

3.30分钟后或者等你困了的时候关灯睡觉。

4.当你夜间醒来,看一看自己的手,继续重复那段话。如果你没有看你的手,提醒自己在下一个梦里要看一下自己的手。

 

5.通过每晚睡前反复练习,你将会在梦中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掌出现在眼前,然后意识到“我的手!”我了个去,我这是在做梦!

 

贴士:

  • 进入清醒梦之后,故意醒来几分钟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这样可以让你清晰地回忆起梦中的情节。如果你不醒来,清醒梦可能会逐渐消逝在夜间然后被遗忘。
  • 睡前1小时内不要喝水或饮料。不然等你进入清醒梦之后可能不得不起来去厕所。
  • 传送是一件很爽的事情。闭上眼睛,旋转你的身体,想象一个完全不同的场景,然后睁眼。
  • 清醒时预先确定自己想做怎样一个清醒梦。这样当你进入清醒梦后,你已经准备好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了。
  • 你也可以尝试变形。单凭命令是很难做到,但你可以尝试制造一台变形机器,或召唤一个魔法助手将你变成动物。
  • 当你入睡后身体有所抽动,说明肌肉开始放松,这时候可以告诉自己:要做梦了。
  • 记住,这是一个梦,其中发生的事情可能永远不会再发生。所以即便是在梦里,如果你遇到一个好朋友或者你喜欢的人,请一定告诉TA,因为或许你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机会了。
  • 如果你意识到你在做梦,请确保你一直知道这是在梦里。记住,梦里发生的事情不会有社交后果,任何事物,角色都是你想象中的一部分,你不会受伤,你需要让梦境稳定,你拥有一切控制权,包括你自己的行动,其他角色的行动,环境,甚至物理规则。记住这些,你就会从始至终拥有梦境的控制权。
  • 当你醒来之后回忆梦境时,请不要动。激活运动神经会增加大脑记录梦境的部分的访问难度。
  • 你可以想象一样东西在自己的手里或口袋里。感受它的重量、形状和质地。如果你做了噩梦或令人害怕的梦,这个练习可以成为自我保护系统,以抵抗那些可怖的事物及危险。当然,他们不会真的伤及你,但如果你能突然变出个火箭炮把恶心的怪物轰烂,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么?

警告:

  • 如果你正在做清醒梦,请让它成为精彩的经历,醒来后不要失望。
  • 记住,如果你在清醒梦中非常兴奋,或许将会导致自己突然醒来。所以请将意识专注于你的梦中,摩擦你的手掌,旋转身体并集中注意力。